行业

智慧交通 智慧商业 智慧安全

全国人大代表李书福:中央地方共享车辆购置税

  全国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带来了《将车辆购置税由中央税改为中央地方共享税》《将汽车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至销售环节并实现中央与地方共享》《适度放开“禁限摩”科学规划城市摩托车行驶》三项议案。

  其中,《关于将车辆购置税由中央税改为中央地方共享税的建议》的主要核心是,建议将车辆购置税由中央税改为中央地方共享税,比例为50:50;将调整后车辆购置税地方财政收入适当比例用于汽车企业新技术研发以及促进汽车消费。

  据北青报了解,目前我国汽车领域主要涉及的税种包括汽车购置税、消费税、企业所得税、增值税以及车船税。其中,占比最大的汽车购置税和消费税为中央税,企业所得税与增值税为中央和地方共享税,而收入占比最小的车船税为地方税。在李书福看来,地方在快速增加的汽车销量中没有获得收益,相反却承担着汽车保有量快速膨胀后的交通拥堵成本和道路、停车场、真钱捕鱼,充电桩等基础设施投入成本。因此,车辆购置税应与时俱进,适时调整。

  车辆购置税调整,将给地方带来财政收入,缓解地方支出压力。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车辆购置税税收收入3498亿人民币。按比例测算,全年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1700多亿人民币。预计2030年,地方政府可增加税收2500亿人民币。

  同时,车辆购置税实现中央地方共享,有利于调动地方政府为拉动汽车消费创造条件的积极性,加大对城市道路、停车场、充电桩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解决城市道路拥堵和停车难等问题,补给城市道路建设之用,从而达到促进汽车消费的目的,使汽车产业与城市建设协调发展。而用车环境的持续改善,将进一步刺激汽车消费,带动汽车行业以及上下游产业链协同增长发展,实现良性循环。

  此外,为了更好地发挥税收在增加财政收入和调节经济中的作用,发挥税收引导消费的效用,拓展地方收入来源,李书福建议,将汽车消费税征收环节由目前的生产环节后移至销售环节,并建议中央与地方“五五共享”。

  据北青报了解,汽车消费税是在对货物普遍征收增值税的基础上,选择少数消费品再征收一道消费税,一般体现在生产端,目的在于调节产品结构,引导消费方向。根据现行的消费税政策,除超豪华小汽车在零售环节加征消费税外,其他小汽车均在生产(进口)环节征收。生产企业垫付消费税,导致汽车生产企业资金大量占用。同时,汽车消费税同购置税一样,目前为中央税,地方受益微薄。

  此次提出的消费税后移,将部分税收留在地方,可以有更多资金做好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消费环境,进一步激活消费活力。

  全国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带来了《将车辆购置税由中央税改为中央地方共享税》《将汽车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至销售环节并实现中央与地方共享》《适度放开“禁限摩”科学规划城市摩托车行驶》三项议案。

  其中,《关于将车辆购置税由中央税改为中央地方共享税的建议》的主要核心是,建议将车辆购置税由中央税改为中央地方共享税,比例为50:50;将调整后车辆购置税地方财政收入适当比例用于汽车企业新技术研发以及促进汽车消费。

  据北青报了解,目前我国汽车领域主要涉及的税种包括汽车购置税、消费税、企业所得税、增值税以及车船税。其中,占比最大的汽车购置税和消费税为中央税,企业所得税与增值税为中央和地方共享税,而收入占比最小的车船税为地方税。在李书福看来,地方在快速增加的汽车销量中没有获得收益,相反却承担着汽车保有量快速膨胀后的交通拥堵成本和道路、停车场、充电桩等基础设施投入成本。因此,车辆购置税应与时俱进,适时调整。

  车辆购置税调整,将给地方带来财政收入,缓解地方支出压力。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车辆购置税税收收入3498亿人民币。按比例测算,全年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1700多亿人民币。预计2030年,地方政府可增加税收2500亿人民币。

  同时,车辆购置税实现中央地方共享,有利于调动地方政府为拉动汽车消费创造条件的积极性,加大对城市道路、停车场、充电桩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解决城市道路拥堵和停车难等问题,补给城市道路建设之用,从而达到促进汽车消费的目的,使汽车产业与城市建设协调发展。而用车环境的持续改善,将进一步刺激汽车消费,带动汽车行业以及上下游产业链协同增长发展,实现良性循环。

  此外,为了更好地发挥税收在增加财政收入和调节经济中的作用,发挥税收引导消费的效用,拓展地方收入来源,李书福建议,将汽车消费税征收环节由目前的生产环节后移至销售环节,并建议中央与地方“五五共享”。

  据北青报了解,汽车消费税是在对货物普遍征收增值税的基础上,选择少数消费品再征收一道消费税,一般体现在生产端,目的在于调节产品结构,引导消费方向。根据现行的消费税政策,除超豪华小汽车在零售环节加征消费税外,其他小汽车均在生产(进口)环节征收。生产企业垫付消费税,导致汽车生产企业资金大量占用。同时,汽车消费税同购置税一样,目前为中央税,地方受益微薄。

  此次提出的消费税后移,将部分税收留在地方,可以有更多资金做好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消费环境,进一步激活消费活力。